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六百六十章 阳谋

第六百六十章 阳谋

        “滴滴滴……嘀嘀嘀……”

        急促而密集的敲击电键的声音不停的在位于广州的二十三军司令部内的作战大厅内响起,大厅里来来往往的参谋们一个个面容严肃行动匆匆,这样的情景跟几天前那种轻松写意完全颠倒过来。

        二十三军的司令官今村均中将站在一张硕大的十万比一的军用地图前沉吟不语,他盯着这幅地图保持这样的姿势已经好几个小时了,没有人知道此时的他心里早已被各种惊骇、惊慌和不甘等等情绪所占据。

        说实话,对于第三集团军突然发起的攻击,今村均是感到很意外的。第三集团军自从去年跟日军在上海经历了一番大战过后便进入了休养生息的阶段,除了不时还跟日军进行一些小范围的低强度的战斗之外就再也没有发生过超过师级以上规模的战斗了,而昨天突然发生的战斗不仅出乎了今村均的意外,也打乱了日本政府的计划和部署,就在今天早上东京大本营发来了电报,责令他立即用最快的速度将第三集团军进攻的势头打下去,甚至将他们赶出福建。

        接到了大本营命令的今村均却只能是摇头苦笑,因为从他刚收到的情报来看,这一次第三集团军可不是小打小闹了,根据前线部队发来的情报,他们光是侦查到的已知的第三集团军的部队番号就有五个步兵师、一个装甲师和一个空军师共十多万人的部队,天知道苏晋那个家伙还留了什么后手。虽然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日军再没有跟第三集团军爆发过大规模的战斗,但对于第三集团军的侦查和渗透却从未停止,虽然在第三集团军军情局的严厉打击下并未取得什么大的进展,但对于第三集团军的总兵力以及新成立的部队番号这种情报还是弄的到的。

        根据情报显示,现在的第三集团军可是一支拥有三十多万精锐的重兵集团,如果苏晋真的铁了心将这三十多万人都派出来,仅凭二十三军的十万多部队恐怕是打不过人家的。虽然这个结论很令人沮丧,也不会有人会承认,但这早已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但却不会说出口的公开的秘密了。

        想到这里,今村均心里暗叹了口气,二十三军还真是多灾多难啊,好不容易才过了一年的安生日子,没曾想一年过去人家就又打过来了,一想到现在二十三军的主力部队的位置他就几乎愁白了头。

        “唉……再等等吧,如果第三集团军的攻势还是这么激烈的话那么大本营交待的那个计划恐怕只有被迫推迟了。”今村均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和二十三军司令部里沉闷压抑的气氛不同,远在杭州的第三集团军的司令部里却是一片欢腾,随着前线各种好消息不断传来,作战大厅里的胆子稍大的参谋们甚至连走路都敢小声哼着歌。

        苏晋和周玉生两人也不坐办公室了,而是坐在作战大厅里一边看着沙盘一边听取参谋们的各种汇报。

        “报告……警卫三师来电,他们已经于今天上午九时三十八分完全占领了福州,除了俘虏了二六一联队的联队长佐藤近卫之外更是缴获了二六一联队的联队旗。”

        “报告……孙立人和黄百韬分别来电,三五零师和三五一师已经与今天上午分别对南平、宁化和三明一带发起进攻,日军抵抗微弱,预计明天傍晚就能结束战斗!”

        “报告长官,警卫一师和警卫二师已经沿着马尾朝泉州推进,沿途只遇到了小规模的抵抗,预计后天能赶到莆田!”

        随着一个个好消息传来,参谋们脸上的喜色就更浓了,但坐在大厅里的苏晋和周玉生两人的脸上却并不像他们那样面露喜色,而是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苏晋左手托腮,右手拿着一支铅笔无意的转动着,他的脸上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良久他轻轻摇摇头道:“池雨,这不对啊,什么时候日本人这么不禁打了,战斗才进行了不到一天日军几乎是一路溃退丢盔弃甲的,看这架势不像是日本人的作风啊。”

        周玉生也缓缓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日本人的抵抗不应该那么脆弱的,要么日本人是有什么阴谋,要么就是日本人在准备进行什么大动作了,否则福建的日军怎么会这么不禁打。”

        作为一名高级指挥员,必须要时刻保持冷静的头脑,不能因为一时的胜利而骄傲,也不能因为一两场败仗而丧失信心。现在苏晋和周玉生就同时看到了这里面的不对劲。

        苏晋身手招来了一名参谋:“你马上把军情局的卢健给我叫……”

        “报告!”

        苏晋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声音就在门口响了起来,“报告苏长官,军情局卢健有事求见!”

        “哟呵,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苏晋和周玉生不禁相视一笑,把手一摆:“好了,让他进来吧。”

        很快,一身灰色陆军常服佩带着上校军衔的卢健大步走了进来,对苏晋敬了个礼后从腰间的皮包里掏出了一份文件双手递给了苏晋。

        苏晋接过文件快速看了一下,脸上这才露出一丝古怪的神情,随手将文件递给了一旁的周玉生,周玉生接过文件看完后这才和苏晋对视了一眼,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说日本人怎么这么不禁打呢,感情是日本人已经把他们的主力都调到了广东,准备对香港下手了。”

        苏晋也是一脸的尴尬,在另一个时空的历史里,日本人也是在这段时间对香港下手的,可自己却把这件事给忘了,这对于一名穿越者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不可饶恕的罪过啊,还是看了军情局送来的情报才知道,简直是丢尽了穿越者的脸啊。

        看到这份电报后,原本沉淀在苏晋脑海里的一段记忆立刻就浮现了出来。

        英国人自上个世纪下半叶开始,一直和日本人眉来眼去的保持着密切的伙伴关系。近百年的时间里,为了讨好日本人,英国人十几次出卖华夏的利益。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27年7月25日,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呈给裕仁天皇关于政府亚洲、政府世界的奏折被日本的赤党披露出来后,英国人这才对日本存了戒心。

        不过,虽然日本人的野心越来越大,但截至二战爆发英国人两百多年维持下来的威望还在震慑着日本,是以即便是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后,日本对华夏在1897年租借给英国的香港是多么的垂涎三尺,也不敢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对香港动手。

        如今世道变了,英国人的不灭金身已经被德国人打破了。现在已经陷入狂热的日本人连美国人的屁股都敢摸,已经被德国人打得遍体鳞伤的英国人就更不算什么了!

        直到这时苏晋才想明白,为什么他的部队对福建的攻击为什么会那么顺利,感情是因为日本人已经把大部分的兵力都调到了广州附近准备进攻香港啊。

        “长官……长官……”

        周玉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晋慢慢的回过神来,他抬起了头发现周玉生和卢健两人正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

        轻咳了两声,苏晋对卢健点头道:“卢局长,你这份情报来得很及时,如果不是这份情报我和周参谋长还是一头雾水呢,我看应该给你记一功啊!”

        “这是职部分内之事,不敢劳长官夸奖!”卢健肃然道。

        苏晋一挥大手:“诶……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是部队里铁的纪律,所以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等打完这仗后我一定要为你请功!这样,你先下去吧。”

        虽然卢健性格沉稳甚至可以说有些木讷,但得到了苏晋夸奖后他的心情也不禁大好,对苏晋敬了个礼后就下去了。

        待到卢健下去后,苏晋这才对周玉生苦笑道:“池雨,看来这次的计划要有变化了,我们还不能那么快就拿下福建!”

        周玉生不愧是给苏晋当了好几年的参谋长,闻弦歌而知雅意,一听苏晋的话后他立刻就明白了。

        “长官,您是怕我们继续攻击会把日本人给惹急了,停止进攻香港转而把原本打算进攻香港的部队调来对付我们,是这样吗?”

        “不愧是我的参谋长啊,我一说你就明白了。”苏晋笑了起来,“我的意思是既然日本人想要进攻香港,那我们自然不能打搅了他们的好事嘛。老话说得好,君子有成人之美,既然日本人想要香港那就让他们要好了。”

        “嘶……”

        周玉生倒吸了一口凉气,良久才吃惊的说道:“长官,您的意思是下命令让部队停止进攻什么也不做,让日本人放心大胆的占领香港?”

        “当然!”苏晋理所当然的说:“难得有这个机会看日本人和英国人对掐,我为什么要阻止。英国人以前不是把日本人当干儿子来看待吗?现在敢干儿子要去打他了,我要想看看英国人是什么反映。”

        “啧啧啧……”

        周玉生用钦佩的目光看着自家老板,良久才喃喃道:“长官,我这下算是知道您为什么能当上司令,而我只能当参谋了,感情是我的心还不够黑啊!”

        “滚蛋,连长官的玩笑都敢开!”苏晋笑骂了一下这才正色道:“池雨,自打咱们华夏被那败家的满清朝廷给糟蹋了一番后就一直没缓过劲来。军阀混战民不聊生,那时候英国人欺负咱们也就算了,谁让咱们自己不争气呢。但最可气的是英国佬不但欺负自己欺负咱们,而且还帮着日本人来欺负咱们,现在难得碰上这么个机会,你说咱们还不得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啊。英国人不是最讲究什么绅士精神吗,这回我倒要看看在日本人的刺刀下他们还能不能绅士起来……”

        苏晋是这么说的,同时也是这么做的。一个小时后,一道内容大同小异的电文就出现在正在带领部队朝着各条战线奋勇前进的师长面前。

        “什么?让我们停止前进?这真是苏长官的意思么?”在一辆威利斯吉普车旁,三五零师参谋长黄建|国听着孙立人下达的命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没有听错,这确实就是苏长官的最新命令!”吉普车后座上,孙立人斜躺在座椅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根香烟,左手拿着一张电报目视远方漫不经心的回答道:“至于原因苏长官已经在电报里说得很清楚了,我想你应该理解长官这么做的原因。”

        黄建|国深吸了口气,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又过了一会这才叹息道:“师座,我明白苏长官的意思,从理智上说苏长官的决定是对的。只是我心里这道坎实在是有些过不去,眼看着就要拿下南平了,可现在却就这么停止前进,心里实在是有些受不了。”

        孙立人哈哈笑了起来,他走下了车拍了拍黄建|国的肩膀安慰道:“你啊,还是嫩了点。南平的日军才有多少人?我可以拍着胸脯的说一句,现在的南平就是咱们砧板上的肉,只要咱们想要就可以保证随时拿下来,可是日本人打英国人的耳光这样的好事咱们八辈子也难得碰上一回,所以还是安心的坐下来看戏比价好,你说呢?”

        类似的命令在好几个师长那里传递着,有人惊讶有人生气,不过不管这些人心里怎么想,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上级的铭麟还得服从,就这样十多万大军就这样停下了脚步用冰冷的眼光看着对面那些近在咫尺的日军。

        那些原本以为在劫难逃的日军一个个在惊讶之余也赶紧将情况上报给了司令官今村均中将。

        今村均接到下面发来的情报后,脸色变得很是古怪,新任的参谋长粟林忠道少将在一旁小声的问道:“司令官阁下,既然支那人已经停止了前进,那么咱们是不是立即调集部队驰援福建?”

        “不用了!”今村均长叹一声:“那个苏晋这是在告诉我们,他知道咱们要攻打香港所以命令部队停止前进,以便方便咱们做事呢,如果咱们停止进攻香港调集部队回援福建,恐怕用不了几个小时支那人的大军就会重新发起进攻了!这就是支那人所说的阳谋吧?”(未完待续。)

  /book_23837/193494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mvintageshop.com。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