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七百九十章 威胁

第七百九十章 威胁

        在坐的人可以都是戎马半生也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看待问题自然不会像一般的老百姓那样简单。别看现在外头的老百姓一个个欢天喜地敲锣打鼓的庆祝,但是在这些人看来虽然苏晋全歼了苏联人一个师重创了两个师,还俘虏了人家的师长,这样的胜仗在一般的人看来已经算是一个了不起的大胜利了,可在蒋委员长和一众幕僚以及将领们看来根本不算个事,只要苏联人想他们随时可以再从欧洲调集几十个师过来,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被激怒的苏联人会不会恼羞成怒的从欧洲战场调集重兵过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华夏能否承受得起苏联人的报复,这才是众人最关心的。

        看到会议室里一片沉默,蒋委员长这才道:“诸位,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会议室里还是一片沉寂,看到这里蒋委员长不禁把脸沉了下来,“嗯……你们都没有什么要的吗?”

        看到老板有生气的迹象,何应钦站了起来率先道:“委座,在这件事上,职部以为首先要褒奖苏三思为国争光,打出了国军的威风和气势,在这点上职部认为没有什么可争议的。”

        “嗯?”

        听到这里,蒋委员长不禁轻咦了一声,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何应钦,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敬之,今天可真是难得啊,你竟然为苏三思起好话了。”

        何应钦心中暗自苦笑了一声,他历来跟苏晋不合是不假,但何应钦能在政坛混迹了这么久都不倒自然有一套为人处事的方法,他再怎么看苏晋不顺眼也不能睁眼瞎话,尤其是在这个民族情绪高涨的时期里他要真敢这个节骨眼上抨击苏晋的话,要是传出去他的名声就要臭大街了。

        只见他正色道:“委座,一是一二是二,职部承认往日里跟苏晋确实不合,但也绝不会为了这个就公然抹煞他的功劳,否则将置那些在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士于何地?”

        “得好!”虽然明知何应钦的话里有夸大的成份,但蒋委员长还是“龙颜大悦”的夸奖道:“敬之能这样公私分明,对事不对人,这就很好嘛。”

        “谢谢委座夸奖。”

        何应钦心中一喜,继续道:“不过现在我们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苏联可不是日本,苏联的陆军无论是规模还是作战能力都是日本人无法比拟的。此战苏三思虽然打疼了苏联人,但毫无疑问也激怒了他,要知道斯大林的脾气可是非常倔强和强硬的。苏晋这次让苏联人在国际上出了这么大的一个丑,接下来他一定会下令远东方面军进行报复的,苏晋的第三集团军战斗力固然了得,但要同时面对苏联人和日本人的反扑,恐怕结果也回事凶多吉少。”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没有人吭声,即便是平日里和何应钦不对付的陈诚也皱起了眉头。

        其实,大家都是人精,何应钦的他们又怎么可能没想到呢。光是一个日本就已经逼得华夏喘不过气来了,要是再加上一个苏联,那种后果光是想想就能让人不寒而栗。上次他们之所以对第三集团军和苏联之间的冲突没有发表意见那是因为一来苏联政府的态度确实太过霸道,二来他们也想看看号称从未有过败绩的第三集团军跟苏军对上会有什么后果。现在结果出来了,但这个结果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苏联人竟然被苏晋给打败了,而且还是大败,这个结果可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

        委员长想了半晌后又问何应钦道:“敬之,现在苏三思的部队有没有越过博尔贾?”

        “没有!”

        何应钦摇摇头:“苏三思的第三集团军在满洲里的兵力只有一个步兵师和一个装甲师,加之那个步兵师由于跟同时抵御苏军三个师的进攻导致损失惨重,现在已经无力对苏军发动进攻,现如今主要依靠那支装甲师在朝着乔巴山、温都尔汗前进,估计用不了一天就能拿下伪蒙古国的首都乌兰巴托了。”

        “好,这就好嘛。”

        委员长听后满意的连连点头,就连会议室内的众人凝重的神情也缓和了不少。虽然他们或许分属不同党派,彼此之间也有过争执甚至是斗争,但身为一名华夏人,渴望祖国强大的心思都是有的,外蒙的丢失是每一个国人心中的疼,他们也不例外,现在能把外蒙收回他们哪有不高兴的道理。不过更让他们赶到满意的是苏晋在打了胜仗后并没有头脑一热派兵攻入苏联境内,而只是攻入外蒙,这样一来事情就由了回旋的余地,否则一旦苏晋派兵攻入了苏联,这么这件事可就大了,届时除了跟苏联政府打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外别无他法。

        陈布雷甚至高兴的道:“委员长,既然如此那我们可以等到苏三思全部光复了外蒙后再跟苏联人好好谈谈,只要能把外蒙收复回来,即便是付出一些代价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

        听了陈布雷的话,委员长苦笑着摇摇头,这么多年了,这个陈彦及的书生意气还是那么重,殊不知苏联人岂是愿意吃亏的人,现在他希望这场战争不会发展成一场大规模的战争才好,华夏实在是经不起太大的动荡了。

        就在委员长想要话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了。侍从室二处主任张道藩匆匆走了,走到蒋委员长跟前啪的敬了个礼朗声道:“报告委座,苏联驻华大使切列帕诺夫来了,就在外头等您!”

        “切列帕诺夫来了?”

        会议室里顿时一阵寂静,不少人的脸上都微微变色。苏联人刚吃了一个亏,人家的驻华大使就赶过来了,这异味着什么众人心里自然是心知肚明,反正总不会是来道贺的。

        蒋委员长愣了一下才道:“让他在外头等着,就我在开会,等我把会开完后再见他。”

        张道藩犹豫了一下又道:“切列帕诺夫大使了,事情紧急,如果耽误了时间一切后果由我方负责。”

        “什么?”

        委员长的脸色立刻就变了,这个切列帕诺夫竟然敢如此无理,难道他真以为自己是软柿子任由他欺负吗?只见委员长很是不悦的大声道:“你告诉他,就算是天大的事情也得等到我开完会后再,现在就让他在外面等着!”

        “是!”

        “且慢!”

        张道藩不敢怠慢,大声应了一声就要离去,但却被陈诚拦住了。

        只见陈诚转头对委员长道:“委座,切列帕诺夫身为苏联驻华大使,他的一举一动代表的是苏联政府的,既然他这么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虽然他的话很是无理,但现在乃是非常时期,我们也不宜因失大,您不如让他来到这里,让他当着我们的面把事情清楚,您看如何?”

        “嗯……这个嘛,也不是不可以。”委员长转念一想,把切列帕诺夫叫到这里来当着众人的面让他把事情清楚,这本身就是一种难堪了,这样也不失为对他啊的一种的报复,于是就同意了陈诚的建议。

        很快,张道藩就带着一名年约五十,身穿黑色西服,一头银发的中年男子来到了会议室。

        这个男子自然就是苏联驻华大使切列帕诺夫,刚一来到会议室的切列帕诺夫一看到数十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同时盯着他,饶是他自诩见过了不少大风大浪也不禁被吓了一跳,不过他随即便冷静下来,嘴角甚至还露出了一丝冷笑。他向前走了几步来到距离蒋委员长三米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对着蒋委员长点了点头:“委员长阁下,我们又见面了。”

        委员长淡淡的道:“切列帕诺夫大使,我听你有非常紧急的事情要见我,以至于不惜让我中断一个紧急会议,你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要紧的事吗?”

        “当然!”

        切列帕诺夫脸上露出气愤之色,大声道:“委员长阁下,就在前两天,贵国的第三集团军对我国的边防部队发动了突然袭击,导致我139师遭到重创,洛普舍夫师长也落入了你们手里,我国政府对于贵国的这种作法异常愤慨,斯大林同志已经下令远东方面军全部出动,要为牺牲的上万红军战士报仇,所以特地命令通知贵方!”

        看着色厉内荏的切列帕诺夫,委员长铁青着脸冷笑道:“这么大使先生是代表苏联政府向我国正式宣战??俊

        “呃……这个倒没有。”切列帕诺夫语塞了一下,但随即又态度傲慢的道:“委员长阁下,我不得不提醒您,虽然贵我两国是盟国,但这并不代表贵国可以肆意对周边邻国进行侵略。鉴于贵国今日对我国发动的军事袭击,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我国政府将不得不考虑跟贵国解除盟约,进而向贵国宣战!”

        “是吗?”饶是委员长的心里已经有了妥协的想法,但看到切列帕诺夫竟然如此咄咄逼人,三番两次的用宣战来威胁,心里的火气也冒了出来,“切列帕诺夫大使,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是贵国的军队挑衅在先,想要将我国的军队从内蒙边境驱逐出去最后还率先对我国军队开火,我国的军队这才忍不住进行了反击,怎么到了您这里却变成了我们的不是了?难道在贵国政府的眼里,道义这两个字已经变得那么廉价且可以随意抛弃了吗?”

        “你……”切列帕诺夫先是一愣,随即有些恼羞成怒的:“对于是否是我国军队率先开火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定论,所以这个问题可以留待日后再讨论。虽然我国政府已经下令远东方面军向边境集结,但斯大林同志认为不能就这样消除贵我两国的友谊,特地指示我们转告贵国,只要贵国愿意向我国政府道歉,并对相关涉事人员逮捕交给我国政府来审判,那么我国政府可以考虑将已经集结的部队撤回去,免除一场不必要的战争。”

        切列帕诺夫完后,整个会议室里一片寂静。切列帕诺夫有些奇怪的望过去,发现一些人竟然用看白痴的目光在看着他,心里暗自恼怒的他扭头问蒋委员长道:“委员长阁下,对于我国政府的建议您是怎么看的?”

        “切列帕诺夫大使,这就是贵国的最后通牒?”蒋委员长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切列帕诺夫。

        “如果您这么理解也不是不可!”切列帕诺夫正色道。

        “那好,我们现在就可以回答你,这是不可能的!”蒋委员长实在是无法理解这些老牌的列强是怎么想的,明明是你们打了败仗,同时也是你们挑衅在先的,现在竟然还提出了这么一份极具侮辱性质的条件,难道他真的认为华夏人全都是泥捏的吗?

        “委员长阁下,您真的就不再考虑一下了吗?”看到蒋委员长想都不想的就拒绝了自己的条件,切列帕诺夫的脸也沉了下来。

        “不用考虑了!”蒋委员长不假思索的回答:“只要我还是华夏民国的委员长,我就绝不能同意这么一份如此充满了侮辱性质的条件。也请你转告贵国政府,现在的华夏虽然积弱,但我们绝不会靠出卖尊严来换取苟且偷生的机会!”

        切列帕诺夫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什么了,只希望您不会为今天的决定而后悔!那我就先告辞了!”

        等到切列帕诺夫离开会议室后,蒋委员长重重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眼中露出掩饰不住的怒火,“娘希匹,苏联人欺人太甚。”

        蒋委员长此时的心情确实是怒啊,如果他真的答应了这么一个丧权辱国的条件,搞不好真要被人给赶下台来,前线的将领明明打了大胜仗,却要被抓起来交给敌人来进行审判,但凡只要智商不是负数的人都不会这么做。可苏联人的智商是负数吗,不是,原因很简单,因为苏联人太狂妄了,他们的思维还停留在大半个世纪前攻入北京城的那个时候。·k·s·b·

  /book_23837/218119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mvintageshop.com。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