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 > 青云直上 > 第十六章 一切向前看

第十六章 一切向前看

        第十六章一切向前看

        水利站的王强是叶平宇来到草岭子乡上班后交上的唯一一个朋友,王强与他一样没有什么家庭的背井,农村苦孩子出身,好不容易考了一个普通的大专分到草岭子乡来,然后又分到了水利站。

        水利站说起来只不过是一个边缘的部门,它的办公地点并不在乡政府大院内,而是在乡政府南面的一个小院子里面,里面的职工也不多,大概就五六个人,王强是比较年轻的一个,其他的人都是一些没有什么学历的人,而且年龄都比较大了,不经常来上班,王强是按时来上班的,就住在水利站的院子内。

        水利站虽小,但是不代表没有什么油水,每年防汛抗旱都需要水利站来负责,乡里因此都会拨一些资金给它,所以颜丙利作为站长,自然就会有钱请这个客请那个客,不差钱,而且他还参与乡里其他的一些事情,再加上他的家族在当地比较厉害,所以别看他只是水利站站长,在乡里却是吃得很开,面子大得很。

        叶平宇要做好这个审帐的事情,就要小心应对,第二天,他瞅着颜丙利不在的时机,就一个人来到水利站找王强,想间接向他了解一些情况。

        步行来到水利站之后,叶平宇就看到王强一个人呆在水利站内,一脸发呆的样子,防汛抗旱的事情一过,水利站就没有什么事了,十分的无聊,而他又没有什么可以聊天的伙伴,难免会坐在那里发呆。

        一看到叶平宇从外面笑着走了进来,王强立刻站起来笑道:“平宇,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叶平宇呵呵一笑道:“怎么,不欢迎我来啊?”

        王强急忙笑道:“怎么可能,我一个人无聊死了,想聊个天也没有人,真想和他们一样回家休息去!”

        年龄大的人回家休息自然没有人管,但是他是一个年轻人,如果要回家休息,颜丙利还不批评死他,所以这话他只能是说说。

        笑了笑,叶平宇道:“我现在就过来找你聊天了,不会无聊透顶了吧?”

        王强就让叶平宇坐到旁边一个发旧的木质沙发上,随手又倒了一杯水,然后说道:“平宇,党政办工作不是很忙吗,你怎么有空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打个电话来让我过去不就行了吗?”

        叶平宇扫了扫屋内,笑道:“呆在党政办也很闷,想着出来透透气,所以就到你这里来了,你们颜站长呢?”

        事先知道颜丙利不在,但是叶平宇还是又问了一下,王强听到后马上说道:“他整天不呆在这边,有事才过来,让我天天在这里值班,平时吃饭都成问题!”

        叶平宇问道:“你怎么不去乡食堂去吃?”

        王强道:“我不是乡政府大院内的人,颜丙利又不帮我买食堂的饭票,我没法去吃!”

        听到是这个样子,叶平宇觉得也是个事,吃饭问题不给解决,还让人家在这里值班,这样的领导也实在是不关心下属了,但是这却很符合颜丙利的性格,他只对对他有用的人才会关心,王强不过是一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又没有什么背井,他干嘛要关心,相反王强还要巴结他,他才不会为了王强去找乡里帮他买什么饭票,乡食堂的饭票可不是谁想买就能买的。

        知道是这个样子,叶平宇也没有办法帮他,人微言轻,他就是想帮也帮不了。

        “王强,如果以后没饭吃了,到乡里来找我,我手中有饭票,可以一起吃!”叶平宇想了想道。

        王强忙说道:“这哪能行,饭票正好够你吃的,我要是吃,那你还吃什么,我一个人对付对付就行了,先这样熬着吧,等结完了婚就好了!”

        叶平宇笑了笑道:“你可有意中人了?”

        王强脸色一红道:“介绍了几个,都没有成,你怎么样?你们党政办可是有两个大美女啊,你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

        叶平宇呵呵一笑道:“得什么月啊,她们一个个眼光都是朝上看的,精明的很,你想得她们的月,那就像猴子捞月,掉进水里都不知道怎么掉的!”

        一听到这种情况,王强睁大了眼睛,说道:“我看她们不像这样的人吧?那个赵雅楠我看清纯的很!”

        叶平宇嘿嘿一笑,眯着眼睛看向王强道:“王强,你是不是看上她了?要不我帮你介绍一下,看一看有没有机会!”

        王强的脸色变得通红,连忙打住道:“可别,平宇,党政办的美女我可没能力高攀,还是留给你们吧,我可不想当你说的那只捞月的猴子!”

        叶平宇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说给你听,你还不相信,让你上吧,你又退缩了,追女孩子没胆量可不行,告诉我你还有没有其他中意的女人?”

        王强感觉叶平宇这是在套他的话呢,便反问道:“平宇,你别光说我,你可是有中意的女孩了?”

        叶平宇笑笑道:“古人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我刚参加工作,还不着急找对象,做好现在的事情最重要!”

        一听到叶平宇这样说,王强就知道他是有大志的人,便说道:“平宇你在党政办肯定是有前途的,不像我呆在这水利站,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颜丙利对我一点也不好,我都不知如何说他……,哎,不提这些了,对了平宇,我听说我们水利站到乡里报销的帐现在交给你审了,现在审的怎么样了?”

        一听到他提到这个事,叶平宇笑笑道:“没怎么样,你怎么也关心这事?”

        王强道:“这水利站里的开支完全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具体花什么,怎么花,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我们还真不相信,但是不相信也没有用,他是站长,我们是小兵,小兵就是有意见也没法提!”

        听到他这样说,叶平宇便问道:“王强,你可知道他在防汛抗旱期间买什么东西没有?”

        王强听到他问到这个情况,想了想说道:“好像买了一些东西,但是现在这些东西到哪里去了,我们也不知道,反正东西是每年都买,但是买回来就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们也不敢问。”

        叶平宇道:“他可买床了没有?”

        王强道:“买了,买了有两张吧,上次你来要床,他说防汛抗旱得用,结果没几天就让乡中学校长给弄走了,送人情了!”

        一想到乡中学校长的那张冷脸,叶平宇道:“你可说的是赵海波?”

        王强道:“就是他,赵海波到这里来找他,正好看到那张床,便提出学校值班室缺张床,问能不能拿过去用,颜丙利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摆明是在送人情,其实按说是党委优先,先给你用才是!”

        听着王强的话,叶平宇一脸的沉默,没权没势就是这个样子,如果当初不是他一个人来要床,而是牛振才来要,那肯定不是同一个结果,虽然他说是牛振才吩咐他来拿的,但是没有直接的脸面,颜丙利根本不会当回事,因为送给他,他不会得到任何好处,而送给了赵海波,却是可以得到赵海波一个人情,以后说不定有事就能用得到赵海波,这是他的算盘。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现在乡里会让他审水利站的帐,这就是风水轮流转,说不定到哪家,现在用不到人家的人,说不定以后就会用得到人家了,所以做人千万不要太势利。

        “你是说他才买了两张床?”叶平宇想了想又问道。

        王强道:“反正我看到的只是两张,其它的我没有看到,怎么,他是不是报销了好多张床?”

        叶平宇立刻说道:“这倒没有,我只是怀疑为什么每年都要买床,以前买的床为什么不保管好,而要再重新买呢!”

        王强道:“这还不明白吗,如果只买一次就不买了,他以后怎么从中捞取好处啊,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人!”

        叶平宇点了点头,其实他没有告诉颜丙利这次报销的买床的费用是五张床,而王强只看到两张,至于其它三张具体去哪了,或者有没有买都是一个问号。

        叶平宇来到这里,就是想打听这个事,至于颜丙利打白条吃喝的事,他没办法核实,只能核实一下这床的事,一方面这个好核实,另一个也是上一次的心结,每年都买新床,旧床却是不愿意给他用,想起来这事就觉得窝火,害得他自己花钱买了床,到现在费用还没有报销掉。

        “王强,我先回去了,有空到党委里面找我来玩,今天我们谈的事情不要跟其他人说啊,免得颜丙利疑心!”过了一会儿,叶平宇就站起来离去。

        王强马上说道:“我才不会跟他说呢,乡里头让他这样的人当站长,真是草岭子乡无人了,唉,不说了,说这些也没有用,只不过发发牢骚罢了!”

        看到王强的样子,叶平宇笑道:“王强,不要这么灰心,有些人可能会横行一时,但绝不会横行一世,我们一切还是要向前看!”

  /book_27026/117076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mvintageshop.com。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