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 > 青云直上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任鹏飞的紧张

第三百七十四章 任鹏飞的紧张

        第三百七十四章任鹏飞的紧张

        张铭顺把材料拿到手中仔细看了一遍,目光停留在上面有一分多钟,然后抬起头道:“平宇,这些东西全部是从任鹏飞的办公室搜出来的?赃物起获了没有?”

        叶平宇道:“我刚刚得到这个东西,是公安局的赵冰雪冒着风险拿给我的,赃物起获情况,得问公安局,我的建议是以要求公安局汇报该案调查情况为由,让房明山前来汇报案子进展情况,不要先打草惊蛇。”

        叶平宇在张铭顺面前,无法隐瞒赵冰雪向他汇报的情况,否则张铭顺必然怀疑他是如何得到这个东西的,但是也不能直接把房明山叫过来,直接问他这事,那样的话,他必然怀疑有人向张铭顺通了风报了信,刚才他让赵冰雪向房明山汇报,其实就是打时间差,估计此时房明山差不多已经知道了,现在把他叫过来,看他会不会如实向张铭顺报告。

        如果他能如实报告,自然没有事情,如果他不如实汇报,就说明他心里有想法,想着试图包庇任鹏飞,或者不敢得罪任鹏飞。

        看了叶平宇一眼,张铭顺明白了他的意思,对于任鹏飞他早有调整他的想法,现在居然有了这样的机会,如果不好好处理一下,不但是失职,而且是错失机会。

        想到这里,张铭顺一个电话打给了房明山,而此时房明山刚刚接完赵冰雪的报告,得知有这个十分重要的情况,他正在办公室里紧张地思考着该怎么办。

        小偷供述是从任鹏飞的办公室偷来的,而贺大山去任鹏飞调查的时候,任鹏飞却不承认丢失了东西,但是那些存折上是有名字的,虽然不是任鹏飞本人的名字,但却是也是姓任的名字,八成是他的家人,他就是不承认又有什么用?

        而任鹏飞只所以不敢承认丢失了东西,就说明这些钱的来历不明,如果他承认了,反而会给他添来麻烦,如果小偷没有抓住,他自然就吃了一个哑巴亏,小偷也是从中赚了一笔,但是现在小偷被抓住,而且还交代了此事,他还能怎么办?不承认吗?

        房明山就这样想着,但却在考虑着此事该如何处理,是不是要上报给上级领导,虽然这是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但是里面却是有可能存在着职务犯罪的情形,如果他压住不往上报,将来一旦任鹏飞自己出事,他是不是要承担什么责任?

        任鹏飞是常务副县长,他自然要给其面子,不敢得罪他,但是如果他成了一个**分子,自己有必要去包庇他吗?

        他现在是不是要派人去县政府大院去核实一下这个情况?如果去核实的话,派人去核实?正当他想着这个事情的时候,张铭顺的电话打来了。

        来到之后,张铭顺就让他汇报县政府大院被盗的事情,房明山不知道张铭顺作为县委书记为何如此关心一个说普通也普通,说不普通也不普通的刑事案子。

        听到他问起,房明山就把案子的基本情况汇报了一下,主要包括案发的情况以及调查的情况和犯罪嫌疑人被抓获的情况。

        这样说了之后,房明山暂时没有把任鹏飞的情况讲出来,他刚来到,不知道张铭顺与任鹏飞之间的关系,如果两人关系十分的要好,自己把这个情况向他汇报了,岂不是把他们两人都得罪了,一得罪了县委书记和常务副县长,他今后的工作可是难干了。

        看到他并没有提到任鹏飞办公室里失窃的事情,张铭顺不禁皱了一下眉头,难道说房明山与任鹏飞之间有什么交往,不愿意向他汇报这个事情?

        “你把县政府大院具体失窃的情况向我汇报一下,各个办公室到底丢失了什么东西,这个情况你跟我说一下。”张铭顺想了一想对房明山说道。

        抬头看了一眼张铭顺,房明山心里咯噔一下,如果按照张铭顺的这个要求来汇报,肯定要把任鹏飞办公室失窃的事情说出来,如果这个时候他再不说,那就是专门替任鹏飞隐瞒真相了,即使张铭顺与任鹏飞有关系,也不能怪自己把这个事情说出来,这是张铭顺自己要求的。

        经过张铭顺这一问,房明山才把任鹏飞办公室失窃的事情讲了出来,张铭顺一听房明山本人也知道了此事,但是没有主动来向他汇报,心里虽然理解他有顾虑,但是他这种做法,也是让他感到此人政治上不大可靠,在一些大是大非问题上,没有自己的立场。

        听到他汇报完任鹏飞办公室失窃的情况,张铭顺道:“你回去以后,立刻形成一份具体的书面报告交给我,你是公安局长,应当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个案子不要再让其他人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房明山感到张铭顺要在这个事情上做一些动作,或许张铭顺不会包庇任鹏飞,否则不会让他写报告,这样一想连忙答应道:“张书记,我回去就把报告写好交过来。”

        张铭顺点了点头,然后就让他走了出去,在他走了出去之后,张铭顺想了想,这件事亏的是叶平宇向他汇报,不然如果这件事传到社会上去,而他还在蒙在鼓里,他岂不是失职?自己领导班子内的人有人**犯了罪,而他还是浑然不觉,市委知道了肯定要批评他的。

        现在及时知道了这个事情,就可以及时做出处理,这个事情他需要带着材料向市纪委领导汇报,也要向刘春新和叶东民两人报告,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自己的原则作风。

        叶平宇把这个事情向张铭顺报告之后,并没有再去管这件事,不过是给赵冰雪打了一个电话,问她现在有什么情况没有,房明山有没有知道她暗中告发的事情。

        赵冰雪就告诉他没有,叶平宇一听就放了心,赵冰雪便借机把贺大山被免职的事情又说了一遍,想着请叶平宇帮忙,让贺大山能官复原职,不然这样对贺大山不大公平。

        叶平宇对贺大山印象很好,而且上一次还帮了他一个忙,现在出了这种事情,如果不是帮他一下,实在是过意不去,便向赵冰雪表示,这个事情他会去关注一下,让她不要担心,也让贺大山不要气馁。

        张铭顺等到房明山把报告提交上来之后,想了想,便把纪委书记方鸣给找过来,方鸣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事情,而且张铭顺也不相信他,但是现在要去市纪委汇报事情,不带着他不大妥当。

        方鸣不知道有什么事,来了之后,就问张铭顺,张铭顺也不跟他说,只是对他说要去一趟市纪委,找一下程刚书记。

        一听到他要带着自己去找程刚,方鸣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想来一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否则张铭顺怎么会亲自去呢?

        正当张铭顺准备向市纪委汇报的时候,任鹏飞把电话打给了房明山,约他晚上出来见面,房明山一接到他的电话,就怀疑是不是有关他办公室失窃的事情。

        所以想了一想,便说自己晚上要到市局汇报案子,没有时间过去,任鹏飞一听到他有推脱之意,心中更是紧张,便要求道:“老房,你什么时候能汇报完案子?”

        房明山不过是说一个借口,没想到任鹏飞却是催得紧了,便只好说道:“这个不好说,等我汇报完案子我联系任县长您行不?”

        任鹏飞想了想道:“我和你一起去市局,路上和你谈点事。”

        房明山立刻说道:“我已经在路上了,要不等我回来打电话给您行不?”

        任鹏飞感觉房明山有些狡猾,便道:“我马上前往市里,到市里我联系你。”

        任鹏飞决心必须见房明山一面,此时他通过渠道已经知道小偷被抓获的消息,他现在非常紧张,在此之前,他已经通过市委组织部长苗清提出调离东林县的事情,苗清答应他将其调往市政法任职。

        虽然之前他否认自己办公室失窃的事情,而且还将贺大山给骂了一顿,但是这件事他心里没有太多的底了,如果一旦小偷被抓获,恐怕难以自圆其说,他现在想着调离东林县以避避风头。

        但是现在一得知小偷被抓获的消息后,心里就有些慌神了,想来想去只有房明山能够帮他,只要他不向上面汇报,帮他隐瞒这事,让小偷不要乱说话,这样对小偷也是有利的事情,不然偷的越多,刑罚越重。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才打电话给房明山,想让他帮忙,但是此时周明山已经向张铭顺汇报过案情了,他不可能再帮任鹏飞什么忙,一旦与他相见,就会有很多麻烦,不与他见面才是最好的事情。

        但是房明山也不知道这件事会发展到哪一步,暂时还是要与他周旋着,再说即使要查处他,也需要稳定他的情绪,免得让任鹏飞引起怀疑。

        这样一想,房明山在接完任鹏飞的电话之后,便想了想把电话打给了张铭顺。

  /book_27026/122228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mvintageshop.com。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