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 > 青云直上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打压

第六百五十八章 打压

        第六百五十八章打压

        崔秀柱这么一说,卢铭总算没有再说什么话,他来到这里只是想点叶平宇一下,并不是要把叶平宇一棒子打死,而且他也没有这种能力把叶平宇给打死,而他之所以要敲打叶平宇,除了陈平的告状以及林兴果的原因外,还因为叶平宇上任以后,并没有去主动找他汇报工作,感觉叶平宇没有把他这个省委政法委书记看在眼里。

        叶平宇自然也不再多说什么,卢铭公开不点名地批评他,他必须要为自己辩护一番,而不能任由卢铭揉捏来揉捏去,否则陈平等人一定会把卢铭的话当成圣旨来与他抗衡,而他现在一辩驳,就向陈平表明,即使是卢铭的话,他也不会盲目地听从,想拿鸡毛当令箭没有用!

        开完了小会,卢铭在崔秀柱和袁家瑞以及叶平宇的陪同下去公安局进行了视察,公安局的工作叶平宇是用了心的,但是刚开始也没有搞什么建设,不像林兴果在的时候,动不动就拿钱来弄个石狮子或者其他什么的,然后邀请上级领导来参观,现在卢铭来到后,只能到原来的一些地方看了看,比如110指挥中心,这个还是林兴果建的,花了不少的钱,花钱的事情林兴果是比较大方的,反正是公家的钱。

        接着卢铭又去了一家市区基层的派出所,了解一下基层派出所的的工作情况,看完这一切之后,卢铭就来到了法院和检察院两家看了一看,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院长戚建义和新任市检察院检察长华东良出面陪同调研。

        对于检法两家的工作,由于卢铭之前批评了叶平宇没有重视这两家的工作,所以在视察的时候,他就是很挑剔,板着面孔,没有那种平时下来视察的微笑表情。

        戚建义和华东良两人感到很是奇怪,但是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跟在后面听着卢铭在那里提出什么要求和指示,然后再去落实是了。

        看完法检两家,卢铭最后去了司法局,司法局虽然也是政法单位,但是没有多少权力,别说卢铭不重视,就是其他的领导也是不重视,基本上被边缘化了,但是它还是政法委的单位,所以还得去看一看,了解一下情况。

        把这几家的工作全部视察完毕后,卢铭在崔秀柱和袁家瑞的陪同下一起到大酒店里吃饭,叶平宇和戚建义华东良等相关的政法干部全部陪同,陈平也出面陪了。

        由于卢铭在视察的时候脸色不大好,戚建义和华东良两人私下里不禁议论纷纷,猜测这里面的原因,吃饭的时候,也是盯着卢铭观察着动静,而叶平宇已经知道卢铭只所以不高兴的原因,所以也不去主动讨卢铭的好,该干嘛还是干嘛,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

        一看到叶平宇这个样子,卢铭心里就更加的生气,便把矛头又对准了叶平宇,只听他有点阴阳怪气地说道:“叶书记,我听说你酒量很厉害,是不是这样的啊?”

        叶平宇的酒量只要跟他喝过酒的人都知道他的厉害,但是叶平宇从来不把这一点当作什么优点,酒喝多了,无非就是为国家多浪费一点粮食,根本没什么自豪的,而现在卢铭专门点他的酒量,显然不是想夸奖他,而是借机想让他出丑,让别人感受到卢铭对他的不满。

        听了卢铭的话,叶平宇动了一下身子说道:“也不是厉害,反正还是可以吧!”

        “叶书记一点也不谦虚啊!你们还有谁的酒量能比过叶书记的吗?”卢铭立刻抓住叶平宇的话进行发挥,对着其他人道。

        卢铭突然说他不谦虚,显然不是说他的酒量不谦虚,而是说他的态度不谦虚,批评之意暗藏其中,叶平宇不是傻子,一下子就听出来了,现在又问其他人有谁的酒量要比他大,这是在挑拨他与其他人的关系。

        崔秀柱和袁家瑞两人之前与叶平宇呆在一起,知道这里面的缘故,所以也是一下子感觉到了卢铭话里浓浓的讽刺之味,但戚建义和华东良两人却是感到莫名其妙,心想这是怎么了,里面有什么故事吗?

        “我们都比不上叶书记的酒量!”正当大家想着这事的时候,陈平突然笑着附和卢铭的话说道,和卢铭的目的一样是把叶平宇给凸显出来,从而让崔秀柱和袁家瑞两人不高兴,用意十分阴险。

        不料陈平刚一说完,崔秀柱却是暗中看了他一眼,陈平不过是一个正处级干部,而在座的哪一个不是副厅级以上干部?卢铭专门点他让他来陪同,这是高看他一眼了,但是得知道自己的地位,卢铭想让叶平宇难看,用不着他来帮腔作势。

        崔秀柱咳嗽了一下,陈平一下子注意到了崔秀柱的态度,笑了一下不敢再说话了,即使有卢铭的支持,市委书记他也是得罪不起。

        “这酒量啊,能喝不能喝起来才知道,卢书记,我先敬您一杯酒!”崔秀柱端起酒杯,把这话给接了过去,化解了一下刚才的火药气味。

        卢铭朝崔秀柱那里一看,心想崔秀柱倒是比较支持叶平宇,时时刻刻地帮叶平宇化解危难啊,他这么一说,自己倒是不好不给崔秀柱的面子,便也是端起杯子道:“秀柱,你的酒量要比我厉害,比起年轻人,我越来越感觉老了!”

        这话显然也是存在着用意,崔秀柱明知如此,但是他不能顺着卢铭的话往下说,连忙说道:“卢书记,我看您是越来越年轻了,话不多说,我先干为净!”

        崔秀柱就把酒喝了下去,卢铭看到他不接招,不配合他点拨叶平宇,也只好把酒喝完,喝完之后,就对陈平几个说道:“你们几个,都受叶书记的领导,还不敬叶书记一杯酒?”

        卢铭身为省委政法委书记,不停地针对叶平宇进行说话,其他人算是都听出来了,叶平宇看到他这样真是气得不轻,自己之前并没有得罪他,即使是因为林兴果,但那也是因为林兴果触犯了党纪国法,并不是他想报复谁,有必要这样对他冷嘲热讽,故意针对他吗?

        叶平宇一看卢铭这样针对他,感觉不能这样让卢铭给耍来耍去,否则必定会让他给看扁了,想到这里,把杯中的酒一倒,站起来道:“卢书记,刚才你说我的酒量厉害,我这人喜欢实事求是,说太厉害,我是不敢当,但是说相对可以,我觉得也不需要什么谦虚,我这人就是这种性格,喜欢直来直去,说错了话卢书记你不要见怪,这样,我敬卢书记您一杯酒,这是一大杯,我全干了,您随意!”

        叶平宇说完,也没等卢铭说什么话,直接将那一大杯酒喝了下去,喝完之后还是面不改色,叶平宇以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酒量,同时也证明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需玩什么阴谋花招,不需要什么冷嘲热讽,就是以实际行动证明他是一个实在的人,卢铭如果再这样对待他,就只能说他卢铭心眼子比较小,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这样一来,卢铭就会感到不好了。

        果然,叶平宇一把大杯酒喝完,人家表示了敬意,而且还喝完了大杯酒,并且让卢铭随意喝,这给卢铭施加了不小的压力,让卢铭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了,看着眼前的酒杯不禁说道:“平宇同志的酒量果真是厉害啊,我们肯定都比不过,既然平宇同志把酒都喝完了,那我也得喝完是不是?”

        虽然叶平宇让他随意喝,但是如果卢铭真是随意喝了,那在气势上就是落了下风,等于没有了面子,让叶平宇一下子就搞倒了,有点难看啊,但是如果和叶平宇一样把酒一气喝完,却是有些受不了,这就是两难了。

        还是崔秀柱聪明,看了之后打了个圆场道:“卢书记,平宇刚才说了让你随意喝,这是平宇的心意,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那这样,你把杯中酒倒进小杯喝完,这样也算是干了,然后我再陪着您一起喝一小杯!”

        说完,崔秀柱就主动帮卢铭把酒倒入小杯,然后他自己又倒了一小杯酒,陪着卢铭把酒喝完了,卢铭心里总算感觉舒服了一些,崔秀柱一下子把他的面子给找回来了。

        这面子一找回来,卢铭不禁就感到叶平宇不是通过施压就可以让他屈服的,如果他再当着众人的面让叶平宇难看,最后很可能变成他自己难看,这面子好不容易找回来,所以不能再轻视叶平宇,再变着法子对叶平宇冷嘲热讽了。

        看到卢铭不再针对他,叶平宇当然也不会故意去针对卢铭,这个时候袁家瑞站出来敬卢铭的酒,酒桌上的气氛终于变得融洽起来,不再让人感觉到不自在,陈平坐在旁边看到这个场景,心里不禁感叹,没想到卢铭都没能让叶平宇低头,而他当初叶平宇当检察长时还想着让叶平宇屈服低头,真是自不量力了。

  /book_27026/136991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mvintageshop.com。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