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 兵

        “叮!

        招纳人物:弗兰克*卡塞尔

        人物身份核实:惩罚者。

        人物检测:漫威重要角色。

        奖励光球*1。”

        目光光球数量:5。

        “这里曾出现过‘铁匠’这个人么?”妮可坐在副驾驶上,开口询问着。

        “没有,起码我没有在地狱厨房听过,我可以让手下嗯,我可以动用关系调查一下,看看纽约市其他的区域有没有这个人,如果他依旧在大规模的交易毒品的话,应该会有些名声的。”韦斯利略显歉意的道,“抱歉,夫人,当您明确约定我不能触碰毒品交易之后,我就从未关注过哪些。”

        “嗯。”妮可随意的着,也不顾韦斯利正在开车,伸出左手将后视镜掰到了自己的方向,看到了后座上两名沉默的男子。

        两个人的动作出奇的一致,都是一手拄着下巴,胳膊拄着车窗框,默默的看着窗外,暗暗失神。

        妮可看着两人一模一样的动作,不由得笑出声来,嘴角扬起一丝迷人的弧度,道:“夏天?”

        “嗯?”夏天回过神来,天空中飘洒着小雨,点点滴滴的落在车窗上,透过沾满雨滴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模糊的霓虹闪烁,尤其是配合上雨滴敲打在车窗上的声音,这样的画面让他感觉非常的舒服。

        “我们在讨论‘铁匠’,你有什么看法?”妮可开口询问道。

        话音落下,右侧的惩罚者也转过头来,似乎想要听听夏天有什么高见。

        夏天当然有高见!而且还是真知灼见。毕竟夏天是“盒子”外的人,他知道一切,只是记忆有些模糊了而已。

        妮可等人是通过一条条线索,去寻找铁匠,去确定铁匠的身份。

        而夏天正好相反,他是率先确定了铁匠的身份,然后在努力寻找用什么样的借口来服众人,让他们相信那个人是铁匠。

        “你家庭的惨剧已经过了数年,但你过,你在一年半之前才得知消息,才开始筹划着一切。”夏天开口着,急忙补充了一句,“我知道那是所谓的‘国家机密’,我也不打算在这上面讨论太多,我的意思是,你觉得谁会向你隐瞒这样的消息?”

        惩罚者皱起了眉头,思索半晌,道:“没有人。”

        “指派你去任务的人,指派你走南闯北,一直处于销声匿迹、不能与外接连略的人,那个让你尽可能与世界隔绝、拖延时间、找到补救方法的人?”夏天随口着,“是谁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你出行任务?又或者给你指派了最最艰难、最最耗时、甚至是最危险、最容易让你死亡的任务?那个给你下达命令的人是谁?”

        惩罚者愣了一下,转过头,目光阴森的看着夏天:“那是我的上司,但他同样是我的战友!如果你真的当过兵,你应该清楚什么叫做战友!”

        “这只是一个合理的怀疑,如果他真的是你的好领导,好战友,也许他在接到你家庭惨剧消息的第一时间,就会告诉你,而不是让你继续被蒙在鼓里,继续出生入死,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片枪林弹雨中命丧身陨。”夏天耸了耸肩膀,一句话,的惩罚者哑口无言。

        韦斯利习惯性的看向后视镜,想要观看两人的面色,却发现后视镜已经被妮可霸占了,调整过后的角度并不理想。

        “这就是我的男人,只要你问他,他就会给你答案。”妮可轻声的赞叹着。

        “你有这么大的反应,恰好证明了有这样一个人物一直牵扯着你的注意力,给你下达最艰难的任务,试图让你在某一时刻死的干净利落。”夏天至始至终没有看惩罚者的脸,他只是再次转头看向了被雨滴模糊的车窗,看着这纽约城的璀璨夜景。

        惩罚者握紧了双拳,身子竟然微微发抖,看得出来,他在极力的忍耐着。

        “弗兰克,他叫什么名字?”妮可转过头,看向了低头不语的惩罚者,道,“我们可以去拜访一下他,如果能够排除那个人的嫌疑的话,不是更好么?你现在心里已经被埋下了一粒种子,总有一天会生根发芽的。”

        “我不是那种会逃避的懦夫。”惩罚者沉声道。

        “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妮可笑了笑,美眸中闪过一丝赞赏,这才是真正符合自己队伍的队员!

        多少年了!?她跟随着夏天四处闯荡整整十年了,这是她第一次遇到一个和她价值理念近乎相同的人。冬兵卓娅和冬兵维克多只是某种意义上的机器人,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执行妮可的命令,但是他们真正的内心并不是那样想的,他们只是被妮可占据了灵魂而已。

        但是这个惩罚者不同,一经出场,就让妮可感到十足的惊艳。

        勇敢,无畏,狠辣,偏执,且充满信仰与坚持。

        老派硬汉风,十足街头范,一个人能摧毁一个城区,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

        妮可找到了一个完全不需要调教就可以直接拿来当下属的人!这种喜悦是旁人难以体会的。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一个和她自己风格相同的人,真的很难。

        “剩下的就是我的事了。”惩罚者冷冷道,拒绝了回答妮可的问题。

        “我的男人给你提供了思路,你现在却过河拆桥?”妮可戏谑的笑问道。

        “那个人我亲自去拜访,我一个人去。”惩罚者低下头,闭上了双眼,大马金刀的坐在后座上,双手抱胸,不再言语。

        “夏天?”妮可颇为无语的看着惩罚者,转眼望向夏天,示意男人点什么。

        “让他去吧,有些风格是不能强扭的,能让他坐上这辆车,已经是我们的荣幸了。”夏天冷哼了一声,“这是一头孤狼,随时可能脱离狼群,你不能把他和达尔文那些正常人相提并论。”

        出乎韦斯利预料的是,夏天那明显带有嘲讽语气的话语,并没有引起惩罚者的反感。

        “我还以为他已经成为了我们的队友了呢。”妮可显然会错了意,不满的道。

        “谁知道呢,也许他已经把我们当成了队友,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夏天终于转过头,看向妮可,给了女人一个安慰的眼神,道,“只是这个队友不会常伴我们左右,这不是他的风格,我们要做的只是给他一个温暖的地方,让他偶尔流浪回来的时候,进来喝口热茶。”

        “小子,你以为你很了解我?”惩罚者突然睁开了眼睛,抬起头,微微侧身看向夏天,面容上带着一丝嘲讽。

        “差不多吧。”夏天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欣赏你的自信和自负。”惩罚者冷笑着“哼”了一声。

        “你不是一个能停下脚步的人,常年的兵戎生涯已经让你习惯了有目标的生活,也许你的家庭能够拯救你,但显然,现在你已经失去了家,所以你已经无药可救了。你永远不会从你的职业生涯中走出来,永远不会。”夏天轻声着,似是有些躲避妮可灼灼的目光,再次看向了那雨水浸染的模糊车窗。

        模糊彩色的霓虹倒映在夏天的眼眸上,泛起了点点光芒:“你时刻需要目标,需要对岸。无论你经过多么大的艰难险阻,最终成功的划着木筏漂过湍急的河流,但你却发现喜悦只是短短的一瞬,然后你会感到迷茫,你会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甚至,当你找不到下一个目标的时候,你会将木筏再次坚固一下,再向着来时的对岸划回去,你就是这种人,一个不屑于寻找安身之所,一个永远不会停下脚步,一个永远疲于奔波的人。”

        “这很好,这让你成为了一个完美的士兵,一个优秀的下属。但是当你发现你的顶头上司就是罪魁祸首之后,你对我的任何要求都会无动于衷,你会发誓不再听从任何人的命令,你只会遵从内心的抉择,成为自己身心的主人。”夏天叹了口气,轻声的喃喃着,“我能想象到你见上司时候的画面,你得有‘世界崩塌’的心理准备。”

        “你似乎真的很了解他?”妮可目光微微闪烁,轻声询问道。一旁,惩罚者早已一言不发,沉默的样子有些吓人。

        “小小的推测。”夏天回应道。

        “不,我不是指你对他未来的推测,我是指你对他这个人的描述,前一段话,有关于职业生涯、目标、木筏的那一番话。”妮可突然将副驾驶的座椅向后滑去,探前身子,一手掰过了夏天的脸,直视着他的双眼,“他没有反驳,看起来你的很对。”

        “嗯,我只是”

        “为什么要躲避我的视线?”妮可直接打断了夏天的辩解话语,柔声询问道。

        “坐回去。”夏天一手掰开了妮可的手掌,皱着眉头命令道。

        妮可看到夏天面色严肃下来,乖乖听话的坐了回去,但是脸上却洋溢起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看起来,她想通了。

        也许夏天就是在描述他自己,惩罚者家破人亡,再也没有安身之处,再也心无所依,再找不到一个可以真正落脚的地方了。如果夏天的生命中不曾出现过妮可的话,如果将她从他的生命中刨除出去的话,那么夏天只可能是另一个“惩罚者”。

        一个不断修缮着木筏,在河流中来来回回奔向对岸的人。育感谢gundamhy,书海迷人,樱煮各500币的打赏。

  /book_56268/219660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mvintageshop.com。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