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 > 抗日猛虎军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到达凭祥

第五百二十七章 到达凭祥

        王海涛快走到一旅阵地上时,看到一旅在路口设下了一道警戒线,并安排了一个排的兵力在这。对一旅的这个安排王海涛还是挺赞成的,有这样一道警戒线,万一有突情况,一旅阵地上也能做出及时的反映,不至于措手不及。

        警戒线里值守的排长是原二一一师的老兵,认识王海涛,见师长陪着军长过来了,忙让战士们起立,立正敬礼后喊道:“长官好!”王海涛回了军礼后,韦海对这名排长说道:“快,通知你们韦旅长,军座来巡视了。”

        这名排长大声应道:“是,长官!”然后跑步进了掩体,给指挥所打起了电话。王海涛对韦海说道:“我们继续走吧。”说完带头向前走去。没走多远,就见几道身影出现在了远处。韦海说道:“军座,韦旅长他们来了。”

        王海涛停住了脚步,等来人走近后一看,一旅旅长韦柏林,一旅一团团长何安,二团团长吴逵等人己经迎了过来。几人来到王海涛面前后,立正敬礼然后说道:“军座好,欢迎军座前来一旅阵地巡视!”

        王海涛回了军礼后说道:“我是去九十三师那里的,路过你们独立师阵地,顺便看看。韦旅长,讲一下你们阵地的情况吧!”说完继续向前走去。韦柏林边跟在王海涛身旁边答道:“是,军座。我们旅设立的岜雷山主阵地,共有五道防线,第一道设在离山下公路二百米高度处,从这道阵地上,只要使用重机枪就可以完全封锁住山下公路。我安排了一团的一营和二营以及二个重火力连在这道阵地上驻防。”

        王海涛边走边听韦柏林的讲解,不时的停下,用望远镜观察上一阵。就这样到达山顶的一旅指挥所时,韦柏林也把五道防线的情况基本讲解完毕。在指挥所不远处,王海涛看到了独立师的炮兵阵地,三十六门日式75口径野战炮和十二门日式12o口径榴、弹炮排列整齐,地面应该是平整过的,符合炮兵阵地的要求。

        王海涛指着炮兵阵地说道:“韦旅长,这个炮兵阵地要进行伪装,否则日军飞机一次轰炸,这些火炮就会全完了。”韦柏林应该是疏忽了这一点,王海涛指出来后,韦柏林脸红了一下答道:“军座,是卑职疏忽了,卑职马上命人去做。”

        在一旅的指挥所王海涛休息了一下,就对韦柏林说道:“走,韦旅长,去看看你的几道防线。”在韦海和韦柏林的陪同下,王海涛又仔细的巡视了几道防线。要说这个岜雷山还是比较险峻的,地面的坡度较大,攀爬起来还挺费劲。一旅又很好的利用了地型,有两道防线的位置还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王海涛巡视完整个阵地,天己过午,因为是从山上下来,在到了山脚后,王海涛汇合了自己的警卫营,准备继续前往凭祥市。走之前,王海涛鼓励了韦海和韦柏林他们一番,又叮嘱他们对看出来的几处问题抓紧整改。见韦海他们都答应了下来后,才放心的告辞离开。

        车队继续在曲折的山路上行进,一直到晚上八点多钟,车队才到达凭祥市城下。凭祥城的北门还没有关闭,远远的就能看见城门外灯火通明,一队战士在城门外列着队,队伍边还停着二辆吉普车。看见王海涛他们车队的灯光,吉普车上九十三师师长黎远宏、副师长穆肃中走了下来。

        另外二七七旅副旅长李春山、师重炮团团长唐为仁、师警卫团团长唐为初、师装甲团团长金子歌己是在车外等候着了。王海涛的座驾刚停下,黎远宏他们就快步迎了上来。来到近前,几个同时立正敬礼,黎远宏说道:“欢迎军座来九十三师驻地巡视。”

        王海涛回了个军礼,说道:“上午,我去独立师阵地看了一下,耽误了一些时间,倒是让诸位久等了。”黎远宏忙答道:“应该的,军座一路辛苦,请进城休息一下,卑职己经备好酒席给军座接风洗尘。”王海涛本来是不喜欢手下搞这一套的,可九十三师是川军的老底子,二名旅长穆肃中和黄冈都是从川军转编过来的,王海涛这点面子还是要给他们的。

        于是王海涛也没说什么,大家都上了车,黎远宏的车在前带路,王海涛的车跟在后面。王海涛带来的警卫营,除了一个班的贴身警卫外,其余的人员和车辆都由九十三师警卫团团长唐为初领去安置了。黎远宏的汽车很快来到一处酒楼前停下。

        王海涛下了车,抬头一看牌匾上写着“四海楼”三个字。黎远宏走了过来说道:“军座,卑职己在这四海楼设宴为军座接风,军座请!”王海涛点了点头迈步走了进去。黎远宏包下了整个三楼,楼梯口站岗的卫兵,见王海涛和黎远宏他们走来,忙立正敬礼。

        上了三楼,在雅间的酒桌上坐定,穆肃中开始招乎伙计上酒上菜。王海涛借这个空当,对黎远宏说道:“我在陕北时就听说了小日本来犯我龙州,赶回来后,崇左那边还没开打,倒是你们凭祥这里己经打起来了。怎么样,和日军交火这么多天了,情况如何?”

        黎远宏答道:“军座,这次进攻的小日本,比起我们在缅甸遇到的那些小日本要差一些。日军的那个第二师团的攻击力还要强一些,那个什么独立混成第五十五旅团就是一废物。没了重炮,小日本连凭祥城外围的防御阵地都攻不下来,更不要说危胁到凭祥城了。”

        王海涛又问道:“你们师的伤亡情况如何?”黎远宏答道:“我们师只是在日军开始进攻的前几天里伤亡稍大些,牺牲了三百多人,重伤二百多人,轻伤四百多人。顶过了小日本几天猛攻后,后面的防守就轻松多了,现在也就是在小日本炮击和飞机轰炸时会出现一些伤亡,别的时候日军要不就是龟缩着不动,要不就是试探性的攻一下就撤。基本上没什么伤亡。”

        王海涛这才轻松下来,对于一个一万五千人的满员师来说,十几天防守的仗打下来,死伤不足一千人,实在不算什么。这时伙计开始上菜,王海涛也转移了话题,雅间的气氛顿时轻松下来。酒宴上,王海涛大致讲了一下这次去陕北的经过,因为九十三师不少军官是从别的国军部队转编过来的,王海涛说话就不会向在崇左那样实在,有许多话都没有说。

        酒足饭饱后,己经很晚了,王海涛忙了一天,也有些疲惫,黎远宏把王海涛送到下榻之处后便告辞离开。第二天一早,黎远宏又赶到了王海涛这里,请王海涛去九十三师师部。王海涛来到九十三师师部后一看,大会议室的会议桌旁己是不少军官都在等待着自己了。

        会议室门口卫兵见王海涛和黎远宏一同过来了,立正后大声喊道:“王军长、黎师长到!”会议桌前的军官们同时起立。王海涛笑了一下,大步走到会议桌横头的主官位置上,黎远宏也走到了右手第一的位置上。王海涛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坐下,然后自己也坐了下去。

        黎远宏没有坐,站在那里说道:“军座今天前来我九十三师驻地巡视,我代表九十三师全体官兵欢迎军座前耒巡视,下面请军座给大家训话。”说完坐了下去。王海涛站了起来,对下面看了一圈后说道:“在坐的都是跟着我王海涛出生入死多年的老人了,我在这也不是说什么训示,而是和大家见见面。”

        见底下坐着的人险上表情放松了,王海涛又接着说道:“九十三师一直是我九十军的主力师,打起小日本来就从来没含糊过,有你们守在这凭祥城,我王海涛是放心的。凭祥城从小的说,是龙州的门户,是广西的门户。从大的说是中国的门户。你们现在驻守在这道门户上,身后是千千万万的同胞,是你们的父母亲人,小日本想要闯进这道门户,去祸害我们的国家,祸害我们的家园,祸害我们的同胞,祸害我们的家人,大家说,我们能不能答应?”

        在坐的军官同时大声应道:“决不答应!决不答应!”王海涛接着说道:“对,我们决不答应!小日本正在对我们伸出爪子,我们要狠狠的打击他们,斩断他的爪子,让他们知道我们中国军人的厉害!崇左那边我己放上了三个主力师用来对付在钦州湾登6的小日本,你们这里只有你们九十三师和后面的独立师可用了。独立师的情况大家都清楚,我没必要多讲,我今天只能说,能否挡住小日本的进攻,就要看你们九十三师的了,告诉我,你们有没有信心守住凭祥城?”

        “有信心!”底下如雷鸣般的回答再次响起。王海涛再次说道:“很好,我对你们也有信心!等打完这一仗,我亲自为你们摆酒庆功!”王海涛说完坐了下去。黎远宏又站了起来说道:“请军座放心,我们九十三师就是战至最后一人,也定保凭祥城不失!”

  /book_60547/271525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mvintageshop.com。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