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 > 炮灰修仙成神路 > 神界之人(一)

神界之人(一)


  陈诺灵海之中的女子没有办法下手,因为虽然陈诺在休息。但是冉一直在看着承诺,痴痴的目光,就好像一个求而不得的痴汉。

  女人,“……”

  甚至够了,本来还会抢到一个容易夺舍的身体,谁知道现在的自己太辣鸡,虚弱到能够轻易察觉两个人的位置。

  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啊!!

  睡着了的陈诺就像一个乖巧的小孩,修长的睫毛的打在洁白的脸上,薄薄的嘴唇轻轻的往上翘。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滋生了邪念。

  “陈诺睡着了吗?要不要醒过来看看我。”他的呼吸打在陈诺的脖子上,但是她一动没动。

  在陈诺灵海中的女子。

  (?'-')?︵┻━┻

  她好像没有做错什么吧,为什么我这样子虐待她。大晚上的还要吃一嘴狗粮。

  冉看着陈诺的嘴唇,感觉自己嘴巴有些干渴,隐身缠绵温柔的盯着陈诺,慢慢的俯身上去,差一点就要轻轻的触碰到。

  “快醒醒!!!”女人鬼哭狼嚎的叫醒陈诺。

  四双眼睛,两两相对。

  冉的表情有几分尴尬,但是他反应很快,就在一瞬间笑着拿掉了陈诺的一根头发,“睡着了也不老实,瞧瞧你一边睡还一边吃自己的头发。”

  陈诺觉得他心中有鬼,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却没有拆穿,她害怕事情朝着不受控制的地方发展,默默的道,“头发拿掉了,你可以下去了。”

  “嗯。”冉念念不舍地盯着她嘴唇看,再三回望的回到自己小塌。

  陈诺没有敢在继续睡觉,感觉前有狼后有虎,深色的夜里一直睁着眼睛。

  “陈诺睡了吗?”

  陈诺没有回答,灵海中的那女人却在嘲笑着这个男子。

  “你刚才是不知道,这男人趁你睡着,居然想来亲你,还好我把你给叫醒了,不然就被这个猥琐的男子得逞了。”

  陈诺默默看着再次爬到床上来的冉,“=。=外面已经不下雨了,你可以出去了。”

  冉默默地躺了回去,他就不应该心存侥幸,有些东西真的不是侥幸就可以得到幸免的。

  外面的天已经到了黎明时分,还没有完全的亮起来,四周还是黑压压的一片,陈诺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她看了一下怀中的表。

  等会儿就要起来了。

  冉突然从小塌转头看着她,“再过不了多久就是小年了,仙界基本上不过这种节日,但是村外村的人却会过,到时候我们也热闹热闹吧。”

  “好。”

  来了仙界有好几年了,陈诺都没有过什么节日,就连她自己的生辰也经常性的遗忘。

  “切,修仙之人就不管,因为万物心有旁骛,应该老老实实的专心修炼,你这样对自身修为无益,而且你飞升上界,只差临门一脚,根本就不需要多此一举。”女子的声音情真意切,带着为陈诺好的感觉。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上界是她的地盘。到时候要陈诺生,要陈诺死,左右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轻松得很,根本不需要像这里一样举步维艰。

  身边更没有什么人可以帮她。

  “不必了。”陈诺用灵识回她,该过的节日还是要过的,不然怎么知道是在什么情况下又长了一岁?

  懵懵懂懂,昏昏沉沉的过了一年又一年。

  还不如清醒的过一年。

  这一生不有用惧怕任何流言蜚语,做好自己想做的事,并且做到极致就足够了。

  ……

  过了两个月,秋天很快的过去了,天上飘下来雪白的未央花,堆满了房檐和过道,房顶也被雪积压的一片又一片。

  陈诺不想去清理,就任由它这个样子。看过去还有几分诗情画意的美感。

  狐狸又来寻过她几次,但是每次都是呆一晚就走了。

  陈诺心情比较好的时候,也会教导宗门里面的弟子,尤其是五灵根的弟子,经常受到她的指点。

  “你要让五灵跟随着你的经脉游走,绝对不要偷懒或者懈怠。无论是吃饭睡觉或者干嘛,你都要在无形之中保持修炼。”陈诺站在一棵榕树下,面对几个纠缠的弟子,说话的声音缓慢而温和。

  “啊,不是吧,我做不到。您能做到这个样子吗?”

  “天呐,修炼还要这么残酷的吗?修炼不是为了享乐,那飞升上神界又有何意义呢?”

  一身青衣,一身蓝衣的两名弟子最是困惑。他身边的几名弟子也一样是懵懂的表情,其实论起来他们的年龄都比承诺大,但是很有可能是教育的原因。一个个都比较大器晚成。

  陈诺没有一个又一个的解释,只是玄之又玄的说了一句,“这些你们以后都会明白的,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

  蓝衣弟子,“……”

  白衣弟子,“……”

  一众弟子,“……”

  得,一切都要靠他们自己去参悟。

  陈诺慢慢的转过身,看到花戏在打拳击。表情有一些欣慰,这个孩子将来就算不修仙,将来走体修的路,也一定能够走的长远。

  花籽没有修炼,她随时都可以吸收天地精华,根本不需要那么费劲。

  花戏有一些打不动了,慢慢的停留下来。

  花籽看着他流的满头汗,不经意的问了一句,“戏哥哥,你说将来我还没有长大,你却变老了怎么办?那你还要娶我吗?”

  花戏原本要从口袋中拿出绣帕擦额头的汗,听到她这句话。十分硬气的应了一声,“我一定会娶,但是你一定会嫁给我吗?”

  花籽笑了,明明才四岁的孩子,眼睛之中却有一种大人的精明,“不,我很有可能不会嫁给你,我不会嫁给一个糟老头子。”

  花戏没有回答,也没有休息。非常疯狂的打的沙袋,声音十分响亮,额头上和脖子上的汗一滴又一滴的往下流。

  花柳最近正在闭关修炼,没有空管她的儿子。陈诺看着天上的太阳,又看了看怀中的表,才反应过来,已经到中午了。

  其他人可以不用吃饭,就算不用辟谷丹也不会饿死。

  但是花戏绝对会饿死。


  (/book_96806/297782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mvintageshop.com。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