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 > 炮灰修仙成神路 > 找魇王算账(二)

找魇王算账(二)


  确实是狮子王。

  他听见自己管辖的森林边缘有一些细微的动静,就从居住的山洞里面出来探查。本来这些小事情可以交给手下,但是他有一种直觉,这一趟出来肯定会打捞到一条大鱼。

  果不其然——大鱼陈诺。

  可惜现在的陈诺,已经不是他可以招惹的人。

  狮子王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还以为陈诺像以前一样菜鸡,勾起的嘴角很是挑衅,张开嘴,吐出几个字,“明早见。”

  他给陈诺机会逃跑。

  但是他还是会去抓住陈诺回来,这就好比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来来往往,总归是一场决斗,只不过实力悬殊,决定了各自的地位。

  他自然是不知道,陈诺才是这场游戏中的猫。

  而他则是成为这一场游戏中的老鼠。

  陈诺笑了笑,没怎么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轻声的回了一句,“明天早上见。”

  次日清辰,狐狸慢慢的醒过来,看着身边安然无恙的陈诺松了一口气,后知后觉的想起现在是在下界,并不是在那个诡异的梦境当中。以陈诺的能力完全可以解决那些个小喽???唤鲇幸恍┺限巍?br />
  还好陈诺没有留意到他的表情,只是低着头,问了他一句,“阿福,是觉得我不配当你的道侣吗?”

  怎么会?子福察觉到事情似乎有一些严重。

  陈诺抬头看着他,表情很严肃,“首先,你要一直记得我们是道侣,是要一同修仙登顶大道的人,所以你为什么隐瞒你自己的伤口?”她手指的方向是他的腰间,那要是在诡异梦境里面所伤的地方。

  子福目光有些复杂,咽了咽口水,撇过头不想解释,甚至还很倔强的说出两人之间的隔阂,“阿诺,不是也是有事情瞒着我吗?”

  “土匪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他了解你的可比我了解的多。”

  关于这一点,连陈诺也不可否认。子福一时间嘴快,说出来之后也后悔了。但是陈诺的心情一瞬间降到了冰点。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瞬间爆裂。

  狮子王站在两个人的面前,很是高傲的对着陈诺问,“睡得还好吗?”

  “限你一秒钟之内离开我的视线范围。”陈诺冷冷的撇了他一眼,没有心情跟他打架。

  原本是狮子王只是想逗一逗她,听到这个陈诺这个语气,变成巨大的狮子,朝着她扑过来。

  陈诺直接用土灵力禁锢了他的身体,顺便还放了一把火烧光他身上的毛。

  裸体狮子王泪奔。

  谁能告诉他,这个女人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就变的这么厉害。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往日都是子福最先认错,可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陈诺最先低头。换位思考,如果在某一天里,子福跟某个女性暧昧不清,还不准她过问,她自然也会生气。

  子福没有回头,手却握上了陈诺的手,“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他这么一说,陈诺更加愧疚,“你回去吧,我独自一人在四周逛逛。”

  “只是因为我多问了一句,你就要赶我走吗?”子福猛然间回过头,眼神带着质问,他在这一段感情中付出的绝对比陈诺要多得多。

  陈诺对上他的眼睛,不闪不退,“不是这样子,是因为其他原因,总之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原先是因为跟土匪有共生关系,两个人都有共同的既得利益,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土匪已经完全的脱离她,成为一个新生的人。

  陈诺也没必要再纠结过去,但是,是否要把过去全盘告知给狐狸,又是一项新的选择难题。

  吊床摇摇晃晃,不远处有一个走失的小狐狸,陈诺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以前的狐狸。很乖巧,很听话,从来不会说半个拒绝的话语。现在他要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她似乎已经有一些满足不了。

  超强的控制欲在温柔当中渐渐剖开,陈诺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有一些很累的感觉。

  她跳下吊床,朝着前面的小狐狸飞奔过去。

  小狐狸被她抱在手里面的时候,还有一些懵,但是很快的用脸在她的耳朵边蹭了蹭。

  很乖巧,很听话。

  陈诺给他顺了顺毛,对着坐在吊床上的子福说了一句,“我想要领养这只狐狸,你觉得怎么样呢?”

  吊床被他捏的紧紧的,子福看着小狐狸的目光,有些冷漠,也许是魔族嗜血的基因一直在影响他。刚才的那一瞬间,他真的很想杀了狐狸。

  领养什么狐狸?

  明明她就会生啊!他们的孩子——爱的结晶。

  小狐狸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吓的往陈诺的怀中缩了一下,它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一点害怕。有一种遇上天敌的感觉。

  陈诺给它温柔的顺着毛,但是这毛好像顺不下来,越顺越炸。陈诺无奈的看着子福,“我们吵归吵,你能不能不要吓着他。”

  最后陈诺也无奈了,默默地把它放跑,“界门你知道在哪里吗?”

  子福语气有一些好转,下意识的,有一些讨好,“我知道。”

  “那就走吧。”陈诺觉得自己跟他的隔阂不是一星半点,为什么连她抱一只狐狸,他都要出来多嘴。

  矮人族的传送阵在皇宫里面,子福很胆大,几息之间飞到传送之地。

  陈诺发现她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周围都是由假山和岩石包围着,中间是汪汪泉水,传送阵居然在泉水底下。

  “很意外?”子福问她。

  在他的认识当中,陈诺对于这个地方应该很是熟悉才对。

  陈诺勾唇轻笑,“确实特别意外。”没想到她自认为跟小公主玩的特别好,却根本没有参与到政治的中心。除了一个斗兽场哪里都没有去过。

  两人跳下水,游进阵法中心,抵达的时候,在一瞬间被传送到迷雾之地。

  子福没有拉她,因为清楚陈诺根本就不需要保护,更清楚的是他们现在的关系很僵。多此一举,只会让她很厌烦。

  他又何必做吃力不讨好的举动。


  (/book_96806/301020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mvintageshop.com。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大阳城集团娱乐网2138